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兰之歌【Voyage】

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Honest, forever。

 
 
 

日志

 
 
关于我

面向土地, 背向太阳, 种我的葡萄, 酿我的美酒, 写我写的字, 爱我爱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再见里希特,再见里希特  

2008-05-26 08:37:10|  分类: Arts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并不是无所谓,只是我喜欢那么说。”

很久没有在早上七点多出过门了。周日一早,我即向美术馆进发,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申请志愿者工作,是我第一次以参观者以外的身份踏进这片我内心里、以及现实世界中的圣地。九年的时间,很多弥足珍贵的经历把我的生活、生命、价值观以及其他更多和美术馆连接在了一起。我心情忐忑。

六月份是即将开始的“合成时代”2008新媒体大展,粗略来说,可以以为是装置艺术展。来自世界各地的五十位艺术家将在美术馆搭建他们的作品,换而言之,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将要在接下来的两周时间里在美术馆再次创作他们的作品。这是我印象里,美术馆举办的最大规模外国装置艺术展,也正是如此,才突然派生出了五十份担任英语翻译的志愿者工作——不然艺术家们如何调动中国的施工队伍呢?翻译将要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和创作者共同经历整个过程。对于每个艺术爱好者、不排斥现代艺术的人,这也许是毕生难得的机会——画家们不需要在别人的帮助下完成工作,其他艺术家也往往不需要。因为这样的原因,为了更多了解我所酷爱的艺术领域,为了看看我自己有没有这方面的才能、适不适合做做相关的工作、能不能承受每分每秒都生活在艺术里,我冒险选择了申请这次志愿者的机会,尽管在我本该因为经济状况而去解决工作问题的时候。我和美术馆之间会不会产生新的联系,此刻我还不知道。


十点,入场,填表,面试。这些对我本该是家常便饭,但是这毕竟是我第一次在美术馆面试,第一次走进VIP休息室,这让我很兴奋。同来的人不足五十人,这可能会让我们每个人都有机会被选上,但是也可能会让美术馆方面另生打算——比如,全盘更换成付费的翻译,尽管价格会高的惊人,至少,对我而言。在一群还在读书的美院学生中间,没人注意到我是个工作多年的大叔,这要感谢样貌帮忙——日子有功,平常护肤的工作有了回报。可我毕竟是个大叔,这让我有点尴尬,平生头一回。不过以后这样的时候也许还会很多。两人一组面试,和面试官聊天。我为我的年长和资历有点感到抱歉,尽管一时不知道这种情绪是从哪来的。我从1999年就在这里看画展,那时候这些孩子、应征者还有年轻的面试官们都还没有出现在这里,也许他们还在什么地方游荡,还在享受学生生活。我是最老的一个,这种情况下,我不由自主地谦让起来——至少,心里面。

面试迅速的结束了,面对我这么个奇怪的大叔,持续太久大家恐怕都会有些不好意思。在我这样的年龄和经历下,还成天泡在美术馆里,这是件让大家都有点不好意思的事情——艺术是很私人的事情,别人不好意思问,我也不好意思说。所以能像现在这样坐在这里打字,而不是和不太熟的人坐在一起谈艺术,真是运气好。

这个面试里包含了太多的事情——关于我的人生,关于年龄和阅历,关于生计,关于理想与实现能力之间的差距,关于更多——我需要慢慢想清楚。我没办法在这个时候走出美术馆。我和一起面试的应征者边聊天边上了三层,去看里希特的展览。学生疑惑的时候去见见老师,虽然不一定会得到答案,但是往往能够冷静下来,这一刻,这正是我要的。

湖。看到这幅画的时候,我内心平复了。这是一个伟大的画家,或者说,用艺术形式探索和实践自己哲学思想的思想家,给于的获取自由的机会。里希特依然伟大,和周四的时候一样伟大。边看画,边走路,我溜达进一间黑暗的房间,最初以为是没有布展,后来才看见是正在放映影片,拍里希特的纪录片。这个纪录片让我证实了猜想,这是一位有着中国智慧的德国思考者,很多地方就像道家或者是禅宗。除了周四时感受到的包容以外,这次还更多的了解了里希特对创作的谨慎以及他的高产。谨慎而言,其实创作什么并不完全重要,而是获得自己对所创作对象的真实看法,无论对象是人、事件、景物、美、颜色、质感或者其他什么。真实的看法,通过宁静、自问、缓慢的思考,一点一点的靠近自己内心的答案,同时也远离自己那些躁动的表达欲望。绘画真实,这是绘画艺术的永恒命题,无论这种真实是外在的、还是内心的——真实不具有偏见,给每个人去观察、思考、理解的权利。在理解真实这件事上,似乎每个人的距离都是一步之遥。高产而言,我感到的是里希特强烈的创作欲望,这和他缓慢而空旷的创作过程形成鲜明对比——也许正是这些过程,使里希特得以从欲望中停顿喘息,暂时远离。这个人存活在夹缝之中——和我一样——和每个人一样。艺术常常能以公允的态度评价社会,但是社会却少有能反身给予同样礼遇的宽容。社会是个空洞的概念,不是任何人,而是所有人,是所有人共同孕育的悖离人性的毒瘤,是我们生命体里的癌细胞。里希特一再停下来,并且记录他的停顿。不知道他是否希望别人在看到这些停顿的记录时,也会停下来,并且认真地思考自己的所作所为;或者这是他心底、内心深处最强烈的渴望。


创作些东西,把它凝固下来,就会有人继承。我看到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坐在人群里安静的看纪录片,和那些急于评论或者走马观花的人相比,她的安静让我开心、兴奋、心生期望,想必里希特也是如此。也许我应该费尽心机的找到里希特的邮件地址,然后把我拍摄的这张照片发给他,也许他也会因此心生安慰。我喜欢里希特、喜欢这个小姑娘,因为这些让我心生希望,尽管并不是同一种。希望是艺术的最终形式,里希特似乎说过这样的话,字词我记不清了,而且,并不那么重要。

我得以喘息。我得以再次站起来,回到人群里,思考我的人生。我希望自己可以不被内心的业障和偏见所束缚,希望自己可以养活自己、了解如何面对很多问题,我想以自己的本来面目活下去。

里希特在纪录片里断断续续地说:“除了画画我不会做别的。打高尔夫么?或者做房地产?这些我都做不好,肯定会一团糟。”如果里希特曾经学会了这些,那么他的生活轨迹可能就会发生改变,他可能成为一个商人,在人群里穿梭,我们则不会看到这个画展。然而即使那样,这个人也还是里希特,只是他将不再以现在的方式受到尊重和认同。就像,此时此刻的我。生活的偏见时常压迫着我,我想要对话时,偏见却只一再诉说。


里希特说:展览也是一次重新的创作。我想,我是理解他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