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兰之歌【Voyage】

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Honest, forever。

 
 
 

日志

 
 
关于我

面向土地, 背向太阳, 种我的葡萄, 酿我的美酒, 写我写的字, 爱我爱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Suddenly-0613  

2008-06-13 21:07:56|  分类: etoy.com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有人和你说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又立刻再把电话拨回给你。大约是因为内心激动,只是想把刚才说的话再重复一遍,以便让自己就此心无疑虑。我也不例外。

电话响了。美术馆负责志愿者管理工作的人打电话给我,请我为石棺写一份200字的介绍,以便让观众更好的理解作品。事实上“我可以这么做,但是必须先让Zai知道”,尤其在我现在的立场上——etoy中的特殊一员,既然现在是这样。或许“可以让Zai写一份英文的内容给我,然后我翻译成中文”,我这样回答。“但是今天就要”。I can assure nothing, everyone is so tired, even myself. 手册上有说明,那都是艺术家写的,但是我发现那个没有angel的部分”,那么我更不能私自更改。。。“把你的感受写上就可以,这样多少能帮助观众多理解一些。”“不,那样观众理解的只是我们的想法,而不是艺术家的。。。这样,我起草一个200字的内容发给Zai,然后请他确认。”“那他什么时候能确认?”“我没法保证,因为这两天大家都很累,而且刚刚知道这件事,如果早告诉我的话也许还好一点。”“可是美术馆昨天晚上才定,明天要贴上,这就是美术馆的效率。”“如果昨天晚上告诉我,我是可以发给他的,昨天晚上我们在通信,现在告诉我我没办法保证。”“现在不是推卸责任的时候,你不是美术馆的志愿者么?我们是作为展览机构是为了在参观者和艺术家之间做出平衡,而不是站在艺术家的立场上”我在推卸责任么,沟通真困难。不应该为观众妥协,好艺术自己会说话,那些只有时间看200字的人是我们的观众么?“我和美术馆的志愿者关系在6月9号已经结束了。”“好吧,那我没什么说的了,我自己把那段介绍贴上去。”

今天正好看到电视上写,“顾拜旦:如果荣誉不是公正无私的取得的,那么它就毫无意义。”在我看来,艺术也是。如果观众是通过我们扭曲意志和立场而争取来的,那么这样的观众对我们也毫无意义,况且我们更因此失去了最重要的自我。她太焦虑了,太急躁了,甚至不愿意听。我不是已经在帮她想办法么,周日以前我和Zai一定会见面,稿子也可以改好。。。而这样,也似乎让我有点心烦意乱,又或者击中了某些脆弱的价值结合部。。。

电话又响了。“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不是美术馆,你现在不会认识Micheal Zai。”我想她是对的,我也不会认识Monorom,Silvan,Haefliger,尽管这是我们最初都已经知道的。“美术馆是这样一个地方,每次志愿者活动结束后,我们都会表彰优秀志愿者,希望能把这个关系发展成长期关系,但是你是第一个和我说志愿者工作已经结束,不是美术馆志愿者的人。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些。”她说的还是对的,她还是不肯听我说,她急于在我这里确认所有自己的价值观,以便消除心里的动摇,甚至忽略那些让她感到不适的事情。我有些失落,我想让她停下来,然后重新考虑问题,以前的我定然会这么做。我会尝试给这个孩子指出生活道路上的重重陷阱,做的像个过来人一样。然而,现在,我保持沉默,和声细语。即使我是对的,眼下一个已经被自己的想法就搅得昏头转向的孩子,我能期待她因为我的一句话而突然理解我的想法么,即使我是对的。何况,我也有些被这些问题较动起来了,比如,我现在的立场是什么。。。那么我只好放弃这种打算,她还没到能明白我话中希望指明的意思,比如,我们不会为了达成自己的想法而在别人的作品上指手画脚,不该讨好观众或者是其他任何人。我的存在让她感到惊慌失措,而她提给我的问题也让我无法逃避:心怀谢意,而不是因为美术馆某些失态的作为而彻底否定过去的正确的事。生活还是要自己去理解,自己也要靠自己来理解,只有在贴近自己内心的过程里寻求。这样忽然而至的混乱里,我已经应该沉默,然后离开。直到可以重新思考问题。

我尽量态度和缓的和这个孩子讲话。这个孩子只是在努力做着她想做的事情,犯一些错误,怀疑过程中一些环节的是非,是否如此顺理成章。我期待自己原谅这个孩子,就像我曾经原谅了我自己。

我在这样的过程里重新考量。这是生活。etoy的mission eternity是因为思念而产生的作品,然后怀着细腻的感情和思念走到这个纷乱的世界里去。从一块石头看到无限涟漪,然后在每个细小的波浪里探索世界。mission eternity是对现实世界的征询。

如果我来做她所希望我做的事情,这五句话或许会是答案。

最近总念:
“有情来下种,缘地果还生。无情亦无种,无性亦无生。”

艺术或是哲学,能够感同身受的人是因为有着同样去向的思考。而想办法让别人思考起来,绞尽脑汁,这样的事情对别人又有什么好处呢?他们本来无需为不相干的事情担心起来。所以我拒绝把这个介绍写出来,也拒绝再对她说教。每个人考虑一些自己亲身经历、力所能及的事情,在我看来,这样比较好。

这毕竟触动了我思考的扳机,美术馆,etoy,Fred,其他名字,这些身份中,我选择哪个,真实的自己又身处何处。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